破解“吴思之问”

发表时间:2019-02-25

在讲这个故事的时候,吴思提醒他的听众:“我讲的这个故事大家也可能看作是一道社会生活教训的测试题,不妨各位将心比心替当事人想一想,换你们在那个位置怎么做?”“大家一定得帮着出好主张。有什么好想法吗?你们自己心里想,我估计未必能想出像段光清这么好的主意来。”我将吴思的这个提问,称为“吴思之问”。

写《潜规则》的吴思先生,曾在一次讲演中说到一个故事,故事出自清代安徽宿松县举人段光清的《镜湖自撰年谱》:道光十七年(1837年)九月,“余佃人及邻里家赀稍温者数家人,忽被差传,诬接贼赃。盖失物主通同捕役嘱贼扳诬,以欺乡懦,藉填欲壑者也。佃人泣诉于先兄,先兄来园与余商之。”

于是,吴思说,“一个惯例就形成了,一个默契,大家不说什么,然而当前就固定这么办了。这就是一个潜规则,咱们看就在眼前,就这么诞生了”。

吴思通过这个故事,阐明了潜规矩的天活力制。潜规则为什么可能天生?吴思认为,关键是因为衙役把持着一种很厉害的“合法侵害权”:衙役“怀疑各位是窝主,他犯法了吗?办案、破案,这是衙役的权利,是他的任务。他猜疑谁谁谁是嫌疑犯,也是他的权力,把嫌疑犯给弄到班房里去关着,仍然是他的权力,他不一点儿遵法”。

吴思将这段记载翻译成了大书面语:“那年9月有一天,段家的一些佃户跑到他这儿来诉苦,说捕役,就是差役,也就是相当于当初的警察传唤他们,说他们家,有贼,说他们是窝赃了,这多少个人大惊,就到这儿来求助。而后段光清就跟他的哥哥磋商怎么对付。”

那么段光清想出的到底是什么主意呢?他告诉兄长:“兄当集乡亲会议,少敛经费,每年给分方捕役数千,以偿其为我地方勤缉盗贼,且戒其无再嘱贼诬扳。由是先兄告我乡亲,欣然踊跃。”这段话我翻译一下:段光清倡导他的兄长:“你不如招集大伙开个会,叫大家出点钱,集在一块,每年送衙役多少千文,作为辛苦费,请他们今后高抬贵手,不要再来敲诈乡亲了。”段光清的兄长回去跟乡亲一商量,大家都同意,踊跃掏钱。